首頁 > 媒體中心 > 文藝在線

夏 夜

2009-05-20

草原?????

是的,仿佛一束馬鬃,我說不出

它的憂傷。其實我也說不出

一把馬頭琴的憂傷,來自何處

更說不出某個雨后,松茸般的蒙古包,

為什么,突然離開轉場的羊群

我曾奢望過,姑娘的頭帕

還有趕羊的鞭子,被風輕輕揚起

吹向那個叫科爾沁的地方

但科爾沁不再歌唱

也不會再有皮鞭,輕輕敲打在我的身上

不再歌唱的還有自詡的詩人

不再默想頭頂的星空,內心的法則

黃河從這里彎曲而過,象巨大的馬鞍

在河床上拾起一枚石頭

簡單,斑斕,有種舍利的神秘,這讓我

想起遙遠的青海源頭,想起

高僧的一生由清而濁,由濁而清

需要智慧,象馬鞍一樣高高聳立

故 鄉 

柏樹,古泉,油菜花

那是歸家的路,在金銀湖

天氣晴好的時候,水鳥把翅膀展開

小心翼翼地飛過教堂的尖頂,在那里

父親孩提時曾禱告過,領過圣餅

我總算明白了姓氏的力量

明白了眼淚永遠是逗號,而不是句號

明白了只有當界樁成為踏腳的石頭

才能通向父親的舊居,在那里

四壁的顏色有一百年那樣長久,和暗淡

故鄉其實不算遙遠,卻讓人

唏噓不已。或許,這正是人們始終無法

俘獲的命運。屋后的槐樹下

你喃喃說道:藏身處可以無數

解救的道路只有一條

斷 橋 

為什么斷橋可以不斷

而殘雪依然消融?為什么雨滴

尚未落下,有人匆匆撐起了傘?

涼亭里,許多游客圍座著談論歷史

談論著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

而你,裙裾飄飄,卻甘愿

——跌落幸福與苦難的凡塵?!

我背對那座著名的塔,這個地方

夕陽中的光線時隱時現,難以捉摸

一如豆花般的龍井在瓷杯中浮沉

你嗓音沙啞,憂郁地看著湖水

說道:“命運盡管還在別處戲耍

——我們卻無法躲避。”

我感到些微的涼意,只有看著你的發梢

在夕陽的沉默中,它們燦爛成金黃

一如年少時無限向往的愛情

唉!潮水已經泛濫,我們卻沒有袈裟

夏 夜?????

那時,雨水還不曾降臨,空氣中

能嗅到你浴后的發香,你斷定

紛繁的世界,不過是一只陶土的杯子

只為盛下一些小小的葉片,讓人們

在熱切的希望中,翻滾,沉淪

而暮色總是蒼茫,憂傷總是很近

人們設法相信,神明離頭頂只有三尺

還記得那個夏夜,你談起慈悲的時候

形容莊嚴,象大師那樣說:

現象也是本質,偶然也是必然

還記得,流星劃過天空,木魚靜靜叫喊

“看,流星!”我說,“快許個愿吧!”

你說:“雙手合什吧,象佛那樣

垂下眼簾,你將會看得更遠!”

成人电影免费